鼠标垫

lof都是神仙产粮

平行时空交叉点02

写东西好累啊,好想放弃_(:з)∠)_太太们是怎么一下子写这么多的,哪里来的这么多有趣的段子和梗你们是神仙下凡吗?
想写搞笑文,但是写出来一点也不搞笑啊(ಥ_ಥ)写文真难,感谢每一个愿意产粮的太太,真的辛苦。
ps:关于平行世界的说辞是我瞎编的。


“平行时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轻易接受说辞的绿谷出久惊呼出声。

心底则对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充满了好奇,要是另一个时空的自己拥有个性的话,他的整个人生都会不一样吧,说不定还能和小胜保持着平等的朋友关系,折寺时也不会被同学们挖苦嘲笑,妈妈也不会一直都十分内疚,他也能作为一个“正常人”考取雄英。

绿谷出久盯着自己紧捏着裤腿的双手。

本应是干净修长的指节变得粗大,背面是有些狰狞的疤痕和一些细小的旧伤,就连手心也是一层锻炼后留下的茧巴,这是一双看起来不属于少年人的手。

尽管突兀的问询会有些失礼,但最终还是好奇和心底隐隐的期盼占了上风,“赤谷君,能说说你的情况吗?”
对于穿越的事情赤谷海云的惊讶程度其实并不亚于绿谷,他听得出绿谷出久话语中期盼,这让他有些不解也有些理解。

赤谷海云没有半点犹豫的将自己的情况告知绿谷出久,“我的话家庭方面应该和你差不多”没等绿谷出久开口,赤谷海云又自顾自的继续,“不过我生来就只是一个无个性而已,真羡慕拥有个性的你啊,能考进英雄科,个性应该很厉害吧?”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双眼晶亮的赤谷海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动作,所有的“事实”都凝于唇边却又知从何说起,也不能说起。

这是欧尔麦特和他之间的秘密。

“嗯,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的掌控,不过的确是很强大的个性。”绿谷出久并没有矫情的谦虚否认,尽管他很想与生俱来便拥有个性,但他也不想抹消掉现在和大家的关系,只是过于发达的泪腺总是违背大脑的指令抢先行动,在裤子上洇出一小团深蓝色痕迹。

“抱歉……”

“没关系的,因为我很幸运,虽然有一个讨人厌的发小总是阻拦我,但我依旧顺利的考进了雄英。这可是欧尔麦特的母校啊!”尽管赤谷海云以为绿谷出久是在同情他的遭遇,但也被他发达的泪腺吓到。

赤谷海云把一旁的纸巾递给满脸泪水的绿谷出久,墨绿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自卑阴霾,“虽然我在普通科,但是想成为英雄的想法一直都没有变过,相信你也是一样的吧,绿谷。”

“这是当然!”绿谷出久没有在负面情绪中纠结太久,他擦掉脸上多余的泪水,将二人的思绪重新拉回到正题上来,“赤谷君,如果事情真是你说的那样,那会不会有和你同一个时空的人也莫名的过来了呢?”

赤谷海云用食指抵着下巴,“确实,而且存在这种情况的几率很高,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平行世界是各自运行的,虽然有可能会因为一些其他偶然原因而导致两个宇宙相互感知,或者像现在这样已经出现两个平行世界有了实质性的‘接触’,但也正因为这样,不太可能只存在我这么一个‘感知者’才对。”

“那我们现在可以联系老师,或者是等时间再晚一点,我去确认一下情况,如果真的如同赤谷君所说,那我们可以在不扩大影响的情况下将你的…嗯…同伴召集起来。”绿谷出久看着桌面上的闹钟。

上午6:15,大部分同学还在睡梦中的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
而另一边。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房间?”

“闭嘴恶心脸!老子才想好好问问你是谁?说不清楚的话就等着被老子杀掉吧!”

“哇,这表情好厉害,这是反派的巢穴吗?

平行时空交叉点01

请把故事放在一个平行时空看好了,大概就是初设的轰出胜,欧叔和切岛(已知的旧设人物只有这么多,山岭女侠和岳山优不准备带她们玩)跑到了现设的世界里了,几天就会恢复原状的那种,不是正剧,看着玩就好了。

关于设定方面我记得有两种初设的样子,选了赤谷在普通科,性格和现设的出久差不多,只不过更加的坚强,泪腺也没有那么发达,用双枪战斗。

如果都不是这样的设定,那请当成我的私设好了_(:з)∠)_

ooc,ooc,ooc,欢迎评论或者喜欢!第一次写文,还请多多指教!



周末,绿谷出久从一阵鸟鸣声中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熟悉的欧尔麦特海报或者放有手办的书桌,而是同样一双初醒时迷蒙的绿色眸子,绿谷出久敢肯定自己在睡觉之前关好了门窗,而躺在外侧的赤谷海云内心也同样肯定,自己根本不认识眼前的人。

一时间空气安静的可怕。

“那、那个……”绿谷看着对方似乎也想搞清楚现状的样子便率先开了口,“请问要聊聊是怎么回事吗?”

赤谷海云点点头,“同意,但现在这样似乎不是说话的场合?”

因为是在绿谷的房间,赤谷便借了绿谷的衣服,意外的十分合身,洗漱则用的是绿谷还没有用过的备用品,不知是时间还早还是其他原因,一直到他们二人回到房间也没有看到其他人,而现在,收拾干净的两个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谈一下了。

绿谷打量着坐在凳子上的人,他看起来和自己同岁,而对方也在打量着自己,如出一辙的眉毛和略圆的双眼,就连两颊的雀斑也一模一样,柔软卷曲的墨绿色短发和瞳孔,不过要比自己的颜色更深,长度也稍微长一点,而过长的刘海甚至遮住了右眼,比起绿谷稍显阴沉,但直觉却告诉他赤谷海云并不是那样的人。

“我叫赤谷海云,是雄英一年普通科的学生。”这次换做赤谷海云先开了口,“之前去公共区域时我透过窗户看了一下,似乎这里是雄英内部?”

“我叫绿谷出久,是英雄科一年A班的学生。”绿谷闻言点点头,下意识的将食指抵在唇边开始分析,对于赤谷的说法他并没有怀疑,只是回忆了一下体育祭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见过赤谷,“这里确实是学校内部没错,那赤谷君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呢?我记得我睡前有关好门窗的,难道是赤谷君或者我在没注意的时候中了敌人的个性?不对,我的话昨天从下课到回房间的时间里都一直和轰,饭田他们一起,也没有碰触到其他的人,不可能会中这种奇怪的个性……这么说起来是赤谷君了?”

绿谷从自己的分析中抬起头来,看着对面和自己一样抵着下唇思考的赤谷询问道,“赤谷君你昨天有遭到过个性袭击吗?或者是有认识拥有传送个性的人?”

“不对……”赤谷海云在听到绿谷说出自己是英雄科学生之后,绿谷接下来的话他便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只是抬起双眼,用十分肯定的语气答非所问“雄英英雄科的一年级根本就没有叫绿谷出久的人。”

“……诶?”绿谷闻言明显一楞,相信只要是雄英的学生应该都或多或少的会知道英雄科的事情,特别是在体育祭之后,再说绿谷出久本身因为英雄杀手的事被媒体报道过,就算是再对他人不感兴趣,也应该对这个名字有个模糊的印象才是,“可是我真的是英雄科的学生。”说罢还从书包中拿出了自己的学生铭牌递给赤谷看。

赤谷一脸严肃,反观绿谷一脸震惊也不像是在说谎,赤谷看着之前自己没有注意过的黄色帆布书包,心里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逐渐成型,他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量起绿谷的房间,同样的家具,书柜里同样的书籍,随意抽出的一本书就连封面也一样,只是房间里遍布的欧尔麦特周边不太一样,怎么说呢,虽然发型和服装都不一样,但五官却还是欧尔麦特,绿谷出久对赤谷突然的沉默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忍不住吞咽口水,尝试打断“赤谷君是发现什么了吗?”

赤谷扬扬手中绿谷引子的照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嗯,恐怕是我跑到你的时空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