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垫

lof都是神仙产粮

【全员/后期轰出】加油吧!牧场主!03

练手文,沙雕向流水账,梗自牧场物语·起源的大地。
全员向,后期带轰出 。
绿谷·吐槽役·出久 ,ooc 。
欢迎提意见或者建议!

——

交代了点和游戏里不一样的设定,希望不会感觉太冗长,结尾强行插入绿谷母子(。

——————————————————————————

轰焦冻是第一个发现绿谷出久表现异常的人。

原因也不过是坐在他斜后方,正巧可以看见罢了。

平日里的绿谷出久遇到难题或是思考的时候总是喜欢用手指抵着下唇,嘴里碎碎念着自己的分析,并照实的记录在他不知道是第几个笔记本上,随时都是一副专注而充满活力的模样。可是这两天的绿谷出久一反常态的有些精神恍惚,平日里同行的丽日似乎也发现了绿谷的走神,可是上前询问的时候却总被告知没事。

绿谷不说,轰也没问。

绿谷出久也不想让朋友担心,可是直接给轰他们说他晚上做梦都在玩游戏吗?

绿谷出久说不出口。

趁着课间休息的时间,绿谷出久在谷歌上输入关键字“牧场 游戏”,检索。

学校里的网速还算不错,瞬间就跳出各种各样关于牧场模拟经营的游戏出来,但是最出名的果然还是要数DS上的牧场物语系列,休闲平和的游戏氛围和可爱的花嫁花婿收获了一大群忠实粉丝。

绿谷出久挨着将所有的系列全部看完,最终锁定剧情和自己相似的一款,借着之后的课间将攻略看了个大概,总算是对现在的情况有了些了解。先不提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导致自身会做这样的梦,但是连续两晚的剧情进度已经将整个新手教程都结束了,剩下的无非也就是拯救破败的小镇,使之重振繁荣。

两天下来他没有发现身体有哪里不舒服,或者是有奇怪的事情发生,还相当于晚上有时间放松精神,而且绿谷猜测游戏通关的话这个梦就不攻自破,也不算太坏。

拿定主意的绿谷出久也没有再深入的去纠结梦的问题,重新投入到一天的学习当中。

晚上绿谷出久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沉入梦乡,再睁眼时已经到了牧场小屋。

因为新手教程已经结束,所以欧尔迈特或者小胜并没有再来找他。绿谷出久在白天的时候将所有可以用的信息进行了整合:

首先是梦中的“npc”们似乎并不只是单纯的拥有他所认识的人的外貌,似乎有着同现实中的人一样的性格和思维能力,在梦里也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不过目前暂不清楚他们出现的原因。

其次是梦中并不能使用个性,不过梦中的游戏里有各种方便的道具指令,倒也不算太难过。

最后就是从梦中回到现实的途径是写日记存档,单纯的睡觉是没有办法离开的,这一点倒是非常有游戏的感觉。

他先把牧场内部的农作物和照料牛的工作完成,等到达镇子的时候已经临近午餐时间,作为“主人公”的绿谷出久并不需要像npc一样回家吃饭,他在梦里已经没有了“饥饿感”这种东西,作为替代,头顶剩余的红心槽就代表了他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随意掌控。

绿谷出久按照白天攻略上写的深入大山,收集接下来游戏主线任务所需要用到的材料,特别是各种树枝和小石,都能加工成为建筑材料,可以说是贯彻整个游戏的必备物品。目前还不能钓鱼,所以山上的各种虫子成了发家致富的一条明路。

绿谷探寻完成回到小镇时正巧遇到餐后散步的欧尔麦特,

“下午好啊,欧尔麦特!”

“啊..下午好啊绿谷少年...”被叫住的欧尔麦特眼神游移,似乎还在在意之前隐瞒的事情。

绿谷出久看出师父的尴尬也没有戳穿他,岔开话题道“您先忙吧,这个时候差不多得把牛送回牧场了。”

“绿谷少年。”欧尔麦特出声叫住弟子,而正准备离开的绿谷出久有些疑惑的回头,等待着师父的下文。

“绿谷少年,之前的隐瞒...很抱歉,但我也说不清楚更多的事,只是知道我在这里担任着镇长的角色,必须要作为主人公的[引导者],让主人公,也就是你,拯救这个小镇。”欧尔麦特顿了顿,似乎在回忆什么,“在昨天以前我都没有任何记忆,直到昨天早晨我才有一些模糊的,属于自己的[性格]和[思维]出现,除了相泽,他似乎比我更早出现自己的[思维],而剩下的其他几人情况则和我是一样的。”

绿谷出久闻言眉头轻蹙,手指不自觉的抵上下唇。若真的像欧尔麦特所说,按照这个游戏的剧情走向,后期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在梦里扮演着游戏里的任务角色,那么他们有很大的几率也能够正常交流。

只是可怜了障子同学,开场就因为剧情离开,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

“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这么说果然是普通的个性事件吧。”绿谷出久本来怀疑的敌联合所为瞬间就被自己推翻,根本不可能会有敌人让欧尔麦特中这样对身体毫无伤害的个性的。

“个性事件?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会通知你的。”

得到答复的绿谷出久悬在半空的心往下放了放,告别了欧尔麦特回到牧场,将牛重新推回小屋,例行的浇水完成后上床睡觉,准备迎接明天的剧情。

每一款游戏刚开始的时候都会充斥着大量的剧情,牧场物语也不例外。第二天起床时照旧是由欧尔麦特敲门,这次到来的新人物是锻造屋,黑色马尾的出现更加坐实了绿谷出久的猜测——是八百万百。

身着锻造屋服装的八百万对绿谷点点头,按照游戏流程介绍了自身出现在小镇的原因,当然,是游戏背景之下。

之后绿谷出久同八百万聊了一下关于梦境的情况,但并没有发现新的信息。

没有进展这点也没有让绿谷出久感到太难过,和他们二人闲聊一番后就接着日复一日的牧场生活。如果按照现实中游戏的实际情况来算的话一天也不过是十多分钟,但是亲自体验的话却是实打实的十多个小时,长期的重复,单一的工作其实很容易让人疲倦,但好在游戏氛围平和,镇子里的老师和同学对他都十分友善,就算是小胜也因为懒得理他,因而每天过的都十分的惬意。

期间又有新的剧情,是水泥司老师的图纸商店开张了,同时带来的还有完成主线任务的大前提条件——图纸锻造。

以及设定上的儿子峰田同学。

“情况就是这样,绿谷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水泥司老师和峰田同学作为父子出场总感觉好违和,可是他说不出口啊。

“那么,以后想要增筑图纸或者材料都可以到我的店里购买。”

水泥司老师说完便带着峰田同学回家了,欧尔麦特看着父子俩的背影嘀咕了句什么,同绿谷告别之后也离开了。

熟知剧情走向的主人公知道春天里该登场的人物已经全部登场,而夏1日开始的主线剧情一阶段需要收集的物品也收集了个大概,剩下的就是攒够钱,在图纸屋购买图纸和材料就行了。

当然,绿谷出久也没忘记牧场物语还有个吸引粉丝的点,那就是恋爱!

绿谷出久也曾幻想过自己将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人,奈何小学之前他都一直生活在发小的光环之下,折寺时期他又被作为班级顶点的发小带头欺负,成为无个性废物的代名词,光是来自同学的恶意都要压的他喘不过气来,更不要说和其他异性交流,直到遇到欧尔麦特为止,他才逐渐拾起自信。

梦境和现实中的游戏都是一样的,那么恋爱要素肯定也会体现出来。现实游戏中的游戏是根据对话框上方的爱心颜色来区分花絮,花嫁的好感程度,只要到了红心就可以要求对方成为自己的男女朋友,梦境里则体现在每个人物的耳饰上,耳饰和对话框上的爱心一样,也是根据好感程度,不过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不论男女,每一个人都有耳饰。

绿谷出久出于研究目的曾给爆豪胜己送过很多他喜欢的东西,但是好感基本没有变化,而像欧尔麦特或者常暗同学他们,初始程度就是比较高的紫色,绿谷出久估摸着和现实中本人对自己的感觉也有很大的关系。

而作为一名正值青春期的正常少年,绿谷出久心底对恋爱话题有些隐隐期待是肯定的,但是一想到攻略对象都是他的同学又觉得十分难为情,最后还是决定不做刻意的处理,顺其自然就好。

趁着距离作物祭还有一两天的空隙绿谷出久没打算继续在梦境里肝进度,早早的写了日记上床,他可不想因为沉迷游戏而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

————————————

“妈妈,已经很好了,没问题的!”收拾妥当的绿谷出久靠在绿谷引子房间门口有些无奈的催促,却被自家妈妈转过来有些严肃的表情吓到。

“今天可是出久好不容易空出来的周末,妈妈肯定要好好准备一番,很快就好。”绿谷引子语气里难得带上一点不容的口吻,转过头慎重的挑选了一支还算日常的口红仔细涂抹起来。

“好。”哭笑不得又无奈的绿谷出久干脆也不再催促,进屋帮绿谷引子瞎出主意,反正他们母子要的也不过是两个在一起相处的时光罢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