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垫

lof都是神仙产粮

加油吧!牧场主!01

这是我的练手文,沙雕向(大概)流水账,梗来自牧场物语,真的是超好玩的游戏啊!
全员,轰出向。
绿谷·吐槽役·出久,ooc 。
真的希望各位大佬评论啊,告诉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改啊!!
——————————————

这是一个被群山围绕的地方,静山河水自女神山顶倾泻而下,白练似的瀑布坠入深潭,再缓缓流入平原,滋养着万千生物,而平原的西北角上则是附近最大的村镇——静山镇。

她得名于静山河水,曾经一度也是充满活力,可惜后来镇上的年轻人们全都移民到条件便利的大都市,导致小镇日益萧条,变得落魄不堪。

“如果是绿谷少年好好建设的话一定能够恢复昔日的样子,让小镇充满活力哈哈哈哈哈!”

“诶?!!!”

绿谷出久一度怀疑自己还没有睡醒,这个突然在自己响起的声音是什么东西?!旁白吗?!

还有这个长得和欧尔麦特一模一样但是说着让人满头雾水的话的人是谁啊?!

“绿谷少年!得知你要来继承小镇的牧场我十分高兴,不过既然是新手牧场主,那便由我来教导你吧。”眼前的“欧尔麦特”看上去五分欣慰五分感动,总之十分高兴的拉着绿谷出久直接走到一处萧索的小镇。

是的,萧索。

偌大一片土地丰草水美,但是放眼望去却只有四幢房子,其中三幢还挨在一起,衬的高地上的那栋小屋更是孤单。

“绿谷少年,看那个山坡上的房子就是我的家了,劳累了一天先去我家吃个饭..哇!”

这个世界的欧尔麦特也会“漏气”...啊...原来那栋看起来超孤单的房子也是您的吗。

绿谷出久其实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实感,虽然他平时主要是个英雄宅,但游戏之类的他也有接触过,尽管目前为止还不太清楚这是个性导致的事故还是敌联盟针对雄英学生的计谋。

但至少这个“游戏”似乎并不需要战斗?

绿谷出久尽可能的想通过现处环境来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思考怎么才能从这个“游戏”中脱身,总之先从情报入手吧。

“那个,欧尔麦特,我还不饿,但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可惜他的话全变成了一番不知所谓的比划,理所当然欧尔麦特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的进行解说,“对了, 绿谷少年,你看你的头顶,那个代表你的体力,现在已经少了两颗心了吧。”

绿谷出久下意识抬头望去,还真的就发现了欧尔麦特所说的体力条,现如今也确实只剩下三颗红心,可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正常人头上会顶着一个体力条吗?!

冷静,绿谷出久,这只是游戏。

我们的主人公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安慰自己,那头的欧尔麦特却还在继续,“所以我做了午餐,来吃吃看吧!”

绿谷出久想要拒绝,可是他发现他的身体在违反他的大脑擅自行动,除了眼睛,他根本不能控制他的身体!

于是很高兴的被吃了一顿欧尔麦特亲自制作,味道有些微妙的午餐之后,就像是应了欧尔麦特的那句“体力回复”一样,感觉身体确实比之前更加轻松,可他仍旧还是不能自由行动,只能根据“剧情”推进而做出相应的动作,倒是让他想起了发小平时取笑他的那个词——人偶。

“绿谷少年,接下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牧场。”欧尔麦特话音一落,绿谷出久便不得不跟上他的步伐,路上欧尔麦特说今天镇子里有人要搬出去,准备在外面开设旅店,镇子里又将失去一位老朋友,剩下的人都十分难过,言到于此神色都消沉了几分。

而在路过一处岔口时正好看见相泽老师和常暗在与障子道别,想必障子同学就是欧尔麦特口中的“旅店老板”,可惜障子同学一开场就要离开,也不知以后能不能再遇到。

绿谷出久很想过去听听同学最后要说的话,于是神就满足了他。

明明距离如此遥远,但绿谷出久仍然见鬼似得能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吾友障子,他日再见,珍重。”

“别浪费时间了,走吧。”

“再见。”

说好的十分难过呢?!

待障子的马车彻底离开小镇消失在视线之内时,下面的两人才像是刚刚发现绿谷二人一般走上前进行自我介绍以及新手知识普及

“吾名常暗,同恶魔交易的出荷商人,需要卖的东西放进出荷箱,第二天会变成钱直接汇进你的钱包。”

常暗同学这么说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啊..

“相泽,杂货商,什么都有。”

不愧是相泽老师,看上去就是一副不想浪费时间解释的样子

“相泽老师!常暗同学!你们也是被人拉进这个游戏了吗?”绿谷出久做着最后的挣扎,企图从他们的眼中看到这个游戏只是恶作剧的证据,“我是绿谷出久啊!”

可惜出口的话语依旧变成了双手之间的一番比划,但奇怪的是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发了“回应机制”还是单纯的剧情进展,本应跟着常暗离开的相泽突然回头:“期待你的表现。”

“!”

绿谷出久心下一颤,在这瞬间有种强烈的被人所“关注”的错觉,先前因为轻松氛围而放下的心一下子又跳到了嗓子眼,他在脑内飞快整理着到这里之后所有掌握到的资料,以至于后面是怎么到达的牧场也记不清楚。

“绿谷少年!看这就是你的牧场,很漂亮吧!虽然没有使用,但是我的老朋友会定期过来打扫整理,所以看上去还是挺棒的,现在你来给他取个名字吧!”

随着欧尔麦特话音一落,一个超大的输入框便占据了绿谷出久的整个视野。

【请输入您的牧场名:________】

现在是起名字的时候吗?!

说不出话的主人公内心疯狂os ,随便输入了一个名字。
“雄英,真是一个好名字!”

按照一般游戏的设定,绿谷出久敢肯定就算他把名字改成敌联盟,眼前的欧尔麦特也会一脸惊喜的夸上一句好名字。

“下面我们来进行最基本的操作学习吧,你可以通过控制你的双腿来进行移动,屈膝可以进行跳跃,当接近物体时可以控制双手拾取物品,哈哈哈,很简单吧!”欧尔麦特言至此处拍了拍绿谷的肩膀突然发布任务,“只是最近知道你要来,牧场就没有打整,正好可以练习一下操作,在牧场收集10个物品,将牧场打扫的焕然一新吧!绿谷少年!”

随着欧尔麦特话声一落,绿谷出久便发现他重新掌控了他身体的控制权,他就像脱笼的小鸟,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去,“欧尔麦特!”

只可惜眼前的欧尔麦特就像是披着人皮的机器人,不管怎么询问也只会说出相同的一句话,“在牧场搜集10个物品吧,绿谷少年!”

但绿谷出久并不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他暂时放弃了在“欧尔麦特”身上搜寻答案,他决定一边拾取任务物品一边收集有用的信息。

绿谷出久是个行动能力很强的人,再者整个牧场也不算太大,以住房为中心,北边是一处陡峭的山崖,就算是使用个性也很难上去;西边是一片田地,只是土质看起来不算太好,以及被一堆巨石堵住的通道;南边是一小片树林,与之相连的是一条流速缓慢小河,是静山河水的下游部分,河边有无形屏障一样的东西,不能跳入水里离开让绿谷有些失望,其中的钓台也不能使用,绿谷猜测估计是要特殊道具或者达到什么条件才能使用;东边的地方同西边相同,也有一个被巨石堵住的通道,往上则是山坡,绿谷走到制高点后除了树木和之前已知的东西之外也没能再发现新的信息。

期间绿谷对于牧场内能收集的东西倒是全部都收集了一遍,无非就是些树枝,小石或者杂草,只是一当东西拿在手中就会突然消失,这让绿谷出久着实感到惊奇,研究了好一番才发现东西一接触手掌就会自动的被“传送”到他身后的背包里,只要他接触背包就能调出整个背包内部的信息,不论是查看信息或者取出物品都十分方便。

如果是个性的话应该十分方便吧。

向欧尔麦特交付了10个任务物品之后,绿谷出久意料之中的发现他的身体掌控权又离他而去,“绿谷少年你做的很好!现在整个雄英牧场看上去焕然一新!”

就算对方只是个教学关的npc ,但是顶着欧尔麦特的脸夸奖他,作为粉丝的绿谷出久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以至于头上出现的巨大化的红心他也觉得并不违和。

“那么再送你一本日记和一本资产表,最后你可以熟悉一下你的房间,所有的操作或者物品信息都可以在资产表内看到,绿谷少年!祝你有个好梦!”欧尔麦特说完自顾自的将两本笔记放进书柜,留下一句祝福便离开了。

“...啊……”一瞬间空气十分安静,绿谷出久尝试性的动了下指尖,喉结滚动,一声短促的单音便脱口而出。

可以自由的行动也可以说话,看样子“教学”是彻底结束了,绿谷出久突然有种十分欣慰的感觉,在熟悉了房间内所有的可互动道具之后他终于抵挡不住睡意,写完日记之后便沉沉的睡去,希望明天醒来是正常的世界。
…………
…………
…………
“出久,起床咯~”绿谷引子推推床上的儿子试图将他唤醒,她看向书桌上一沓沓书本有些心疼的放柔了声线。

“妈妈,让我再睡一会儿...”绿谷出久半梦半醒之间在妈妈手上蹭了蹭,被儿子难得撒娇的样子乐到的绿谷引子内心软的一塌糊涂,可惜现在不是放任自流的时候,“出久!再不起床可要迟到了!”

“哇!要迟到了!”绿谷出久猛然从床上坐起,险些被撞到额头的绿谷引子摇摇脑袋哑然失笑,

留下一句让绿谷出久赶紧收拾起床吃饭便出了房间,等到这时才彻底清醒过来的绿谷出久环视一圈发现这里不是什么牧场,有的只是属于他的,温暖的家。

“还好只是个梦...”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