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垫

lof都是神仙产粮

【MHA】我是你的生日礼物(轰出)

好甜!

企鹅巢穴(散昔):

A班的大家给出久过生日的故事。




昨晚没有赶上零点!!


小久,生日快乐!!!!!!✿✿ヽ(°▽°)ノ✿






❀❀❀❀❀❀❀❀❀❀❀❀❀❀






被笑得一脸神秘的丽日御茶子拉着往宿舍的公共休息区走去时,绿谷出久已经察觉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曾经,他也在同样的日子里作为制造惊喜的一份子,将别人带到那个地方去。


不管是作为哪一方,出久都觉得无比快乐。


“丽日同学,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回过头来发现出久正在擦着泛红的眼角,御茶子先是鼓着脸表示“你这句话说得太快了”,接着笑容如花朵般绽放开来。


眼看着,明亮的目的地就在两人的面前。


“小久,生日快乐!快进去吧!!”


少女从背后推了一把,尚未做好心理准备的出久便踉跄地跑进了休息室。


宽敞的长方形室内经过人手的一番装饰后,变得和平日大不一样。


出久知道,这些布置都是大家特意为自己准备的。他的视线从五颜六色的气球、缀着闪片的彩带、移到摆在茶几上点燃了蜡烛的生日蛋糕,再到站在一边盛装打扮的人——这些在他眼里全都闪闪发亮。


“呜哇……”


随着一声感叹,出久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很快就被满溢的泪水遮住了视线。本想要好好地向所有人道谢的他,到头来开口便是哇哇大哭。


“……虽然看到绿谷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但太夸张了吧。”


“嗯,和当初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很久都站不起来的八百万有得一拼。”


“我、我的事现在怎样都好啦!”


被波及的八百万百害羞的同时不忘作为副班长,不对,应该说是友人此时所肩负的责任。她咳了几声把大家的意识集中起来后,接着小声地“1、2、3!”发起了号令。


然后——


“绿谷(君)!!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谢大家!!!!!!!!”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出久哭得越发厉害了。


 


之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等绿谷你哭完宿舍都要关灯啦!”,众人便蜂拥着把出久带到沙发上坐下来,正式开始庆祝生日。


有限的时间和条件不允许少年少女弄出多大的花样。可对出久来说,能够被这些宝贵的同伴围在中间,对着写有祝福语、插着蜡烛的生日大蛋糕许愿,这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幸福了。


“接下来是切蛋糕时间!”


待出久许愿过后,生日蛋糕的制作人砂藤力道把蛋糕漂亮地切开并分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首先拿到蛋糕的出久吸着鼻子,在大家的目光中大吃了一口。


“蛋糕的味道很棒吧☆”


坐在旁边青山优雅不等出久把蛋糕吞下去,便闯进他的视线范围用整张脸自信满满地如此说到。


“嗯、嗯!其实每次都觉得,砂藤君为大家准备的生日蛋糕真的十分美味!!”


听了出久的话,大家纷纷表示赞同。还在切蛋糕的砂藤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们吃得高兴就好……”


“说实话,轮到砂藤生日的时候我还有点担心蛋糕的事要怎么办呢。”


捧着自己那一份蛋糕,濑吕范太提起了上个月的事。好几个人连忙点头表示同感。


“所以,大家要感谢我哦☆”


“虽然是在青山君介绍的蛋糕店里买了,但排队的可是绿谷君啊!”


“是我们两人友情的结晶☆”


“是的!”


尽管排了很久的队,但当晚能看到砂藤满足的笑容,出久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听到这声毫不犹豫的肯定,青山走到了砂藤旁边,两人一起面向着出久。


“绿谷,这次是我和青山一起送你的。你喜欢就多吃点!”


“绿谷君,我的挚友!Happy Birthday☆”


吃在嘴里的蛋糕有点咸,一定是因为芝士的缘故。出久又再一次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砂藤君、青山君!谢谢你们!!”


在这种和谐的气氛中,离青山距离最近的障子目藏忽然问了一句。


“青山,原来你也会做蛋糕的吗?”


青山转过脸来露出仿佛要闪瞎障子的笑容回答到:


“我当然只是提供芝士而已啊!”


说到底,就仅仅是提供一种材料吗!!!少年少女们一叉子插进自己的芝士蛋糕,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吐了槽。


 


“虽然是没办法的事,但竟然被青山君抢先说出礼物的事了!”


在蛋糕吃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放下手中碟子的芦户三奈来到了出久的跟前,欢快地送上了一句“绿谷君,生日快乐哦~”。


出久一边道谢,一边看着芦户向四周招了招手。随即,上鸣电气、切岛锐儿郎还有濑吕三人从人群中走过来。而三人之间,还架着一个爆豪胜己。


“绿谷,生日快乐!”


“绿谷,生快!!”


“生日快乐,绿谷。”


“……”


三个人排队似的一句接着一句祝贺,出久也一一进行了道谢。然而,轮到爆豪的时候,他却一声不吭。气氛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咻地沉静下来。


“喂!爆豪,该你了!”


切岛用手肘推了爆豪一下,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出久与这样的爆豪对视着,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下来,默默地观望事态的发展。


“小胜……”


在过去,出久根本无法想象爆豪会在这个日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然,更不会奢望他能给自己一句生日的祝福。但是,现在的话!


“不管到了多少岁,我都不会输给小胜的。”


出久的宣言让爆豪咧开了嘴。那一瞬间,不管是谁都知道,他笑了。


“哼!不管多少岁,你对我来说都是那个废久。”


搁下这句话,爆豪便把一直摆在身后的大盒子扔给了出久。在另外四人哇的一声中,出久稳稳地接住了它。


“这是?”


“是我们五个人一起送你的生日礼物哦!!”


“绿谷,你快打开来看!”


照理来说,这份怎么想都会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可出久依然不敢相信地瞟了一眼爆豪。确认对方没有任何反驳后,他有点紧张地打开了盒子。


揭开厚实的盒盖,一双崭新的红色鞋子映入了出久的眼帘——这是他最近非常想要的新款式!


“咦、为什么……你们会知道、”


出久并没有和班里的任何人提过。这双鞋子只是他周末回家的路上偶然看到,然后一眼喜欢上的。


“是爆豪他——”


上鸣一脸坏笑地卖了个关子。出久遇上了妖怪似的对爆豪瞪大了双眼。


“小胜你怎么会知道的?连鞋码也!?”


“鬼才会知道你这种破事!!!”


这次爆豪倒是立马否认了。他身边的切岛连忙插话进来为出久解开了谜团。


“其实是我们拜托爆豪他去向绿谷你的母亲打听的。”


“咦!是这样的吗!?”


“然后得知绿谷君你和妈妈提过最近有想要的鞋子!于是我们五个人就决定送你这个了!”


听了切岛和芦户的话,出久恍然大悟。


不久前,当母亲的绿谷引子问他想要什么礼物时,再次提起鞋子的出久被要求换别的礼物。原来,在那时候母亲就已经和爆豪他们“串通”好了。


“觉得怎样?绿谷,你喜欢吗?”


“嗯!!非常喜欢!!!谢谢你们!!我会好好珍藏起这双鞋子的!”


“呃……可以的话,我们更希望你能穿上它的说。”


“但这可是宝贵的礼物啊!!不行,我得把这双鞋子收藏起来,然后再买一双同样的来穿!”


听着出久开始碎碎念起宅男的所谓“收藏用、自己用和推广用”理论,爆豪再也忍耐不住。


“连好好收礼物都不懂吗!!!你这个废久!!!”


好一段时间内,休息室里的爆炸声都没有停歇下来。


 


待一切重归于平静时,大家继续起给出久送礼物的环节。


作为今天的主角,出久从刚才起就没有离开过沙发。他周围的位置正慢慢地被大小不一的礼物给占据掉。


“这是我和蛙吹同学、峰田同学一起送上的礼物,希望绿谷同学你会喜欢!”


出久从八百万手中接过的是一本和“英雄”有关的资料书。尽管他已有内容相似的书籍,但面前这本可是收录了更多照片的精装本。


“这本书不是一直没货,大家都说很难买到的吗!八百万同学、梅雨酱、峰田君,谢谢你们!!”


出久紧抱着书的样子让两个女孩子欣慰地相视一笑。但三人中另一个人的峰田实看起来倒是有点不满。


“真是的!怎么想都是我准备的‘大人的书籍’更适合绿谷好吗!”


这样的抱怨声,出久就当作没听到好了。


八百万他们退下来后,耳郎响香和常暗踏阴便接着上前。这两个人不算是常见的组合,但却给人一种莫名合拍的气息。


“绿谷,祝你生日快乐!”


“绿谷君,祝贺你。”


伴随着真挚的道贺,两人给出久送上了一枚封面主色调为黑色的音乐CD。对音乐了解不多的出久倒是认出了印在上面的歌手。


“啊!这不是那位从转职去做歌手的职业英雄吗!!”


“嗯!我还挺喜欢他的曲子的。没想到常暗也有在听。”


“于是我们就决定给绿谷君你送上这份礼物。”


看来两人不光是因为给出久选到了满意的生日礼物,还因为意外地发现了同好而感到喜悦。出久感激地收下CD,同时向两人提出了一个请求。


“之后,能三人一起听吗?和耳郎同学、还有常暗君一起听的话,肯定能了解到更多我不知道的东西的!”


“当然没问题!!”


“我同意。”


三人愉快地交换过约定后,后面的叶隐透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跟着她的尾白猿夫有点不好意思地和耳郎、常暗说了声“抱歉”。


“绿谷君!生快!!”


“绿谷,生日快乐。”


“谢谢叶隐同学,谢谢尾白君!”


出久刚说完,叶隐就从尾白身后抢过一个大大的透明袋子,并把它抛了过来。


“喂、叶隐你、”


“绿谷君,接好咯~哈哈~”


“哇、哇啊!”


出久来不及看清楚是什么,便把礼物抱了个满怀。越过薄薄的袋子,出久摸到了里面的内容物。柔软的触感一下子便让他猜到那是什么东西。


“玩偶!!还是新开的主题游乐园的欧尔麦特版本!!!”


比起还原度,更强调可爱的这款玩偶在小孩子中非常有人气。这款玩偶因为只能在游乐园里才可以买得到,出久一直找不到机会入手。


“我和尾白君特意去买回来的哦!就知道绿谷君你会喜欢的!”


“最初突然被叶隐拉去游乐园我还一头雾水,最后才发现是要给绿谷你准备礼物。”


“麻烦你们特意跑一趟了!!”


虽然有点过意不去,出久还是很开心地抱紧了怀里的欧尔麦特玩偶。至于外围的峰田和上鸣忿忿不平地表示他们也想和女孩子一起去游乐园的那些话,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紧接下来,由障子和口田甲司送出的礼物引来了最多人的注目。尤其是女孩子们,全都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两人的礼物。


“这是什么?”


一个对男生来说过分精致的瓶子,里面装有透明的淡绿色液体。用不着出久凑近,便能闻到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淡淡草木味。


“香薰。口田他选的。”


被障子提到的口田连忙点了点头,然后红着脸把瓶子双手递给了出久。出久小心翼翼地将之接过来,生怕一不小心就摔烂了。


“在我一直不知道要送什么时候,刚好看到口田在选这个。说是调合出来的味道最自然的,能够放松神经、缓解压力。”


“嗯、嗯!”


口田用力点头附和着障子的话。


“绿谷你……总之,想着要是能让你不那么累就好了,于是和口田他合伙送了这个。”


“绿、绿谷君……你、辛苦了……生、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绿谷。”


障子面罩下不容易看出的笑容也好,口田细细的难以听清的说话声也好,出久全都接收到了。紧握着瓶子的他深深地低下了头。


“谢谢、谢谢你们……”


出久觉得,自己的感激之情怎样都传达不够。


 


“哼哼哼!小久,你要是这样就觉得满足了我可会很困扰的!”


“是的!绿谷君,我们的礼物你还没有收下呢!”


随着出久再熟悉不过的两把声音响起,其他人纷纷退后让出了一条路。然后,御茶子和饭田天哉两人抬着一个纸箱过来了。


“咦、咦!?一纸箱!?”


怎么想也过于夸张了。在感动之前,出久先是惊讶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对于他这种反应,御茶子颇为满意。而饭田不愧是班长,看到出久这个样子便赶紧说出真相安抚他的情绪。


“其实,这纸箱里的礼物并不是我和丽日同学买的或者做的。”


“嗯?那这些到底是……?”


“我和饭田君要送给小久的真正礼物是——在学校里收集给小久的礼物和祝福!!”


知道御茶子和饭田这段时间都在东奔西跑的其他人有些鼓起了掌、有些吹起了口哨,有些就蹲下来一边看纸箱里的东西一边夸两人干得好。


“原来,最近你俩那么忙是因为在做这种事吗……”


出久觉得整个鼻子都在发酸,吃蛋糕前忍住的泪水下一秒就又要缺堤了。


“绿谷君,快来看看大家都送了你什么!”


“小久,快来快来!”


但是,现在并没有时间给出久去哭。面对这么好的友人,他更应该回以笑容才是。


“嗯!!”


像是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出久大声地回应了一句,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到了御茶子和饭田两人身边。


没有封口的纸箱里,小到一颗糖果,大到不知名的机械产品,给出久的东西真是琳琅满目。御茶子和饭田一件件拿出来递给出久,同时和他说收取礼物时发生的小插曲。


“这些都是B班送的,然后被叮嘱说物间送的糖果最好不要吃。”


“不能吃的东西就不要放进来啊!!”


虽然收礼物的不是自己,众人还是饶有兴致地围在四周看出久都得到了怎样的礼物。果不其然,就有些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这是支援科的发目同学送的,叫……丽日同学,这台机器是什么用途来着?”


“咦!?我也忘了!”


“你们两个都忘了!?这样子送给绿谷真的没问题吗!?”


“啊哈哈……”


“还有这些!想不到吧,是普通科的女孩子送的!!”


“为什么还会有普通科的人!?”


“说是之前受了小久的帮助!”


“OK、我懂了!那么,绿谷,麻烦你给我出来一下!然后乖乖交出女生的联系方式!!”


“没、没有那种东西啦!!!”


一面抵挡着峰田的“攻击”,出久一面听着御茶子和饭田对礼物以及送的人的介绍。一支圆珠笔、一本笔记本、还有和当初自己买给对方解渴的同一个牌子的矿泉水……每份礼物都勾起了出久对在雄英里度过的时间的回忆。


“最后的礼物,就是这个了!”


不知不觉到了御茶子和饭田名副其实的“压箱底”礼物。这是谁都不知道的,两人为出久特意准备的惊喜。


“在雄英里担任教师的职业英雄们的签名板!!!”


“而且是绿谷君生日特别版!”


“不、不是吧!!”


听了御茶子和饭田的话,被吓得不轻的出久双手颤抖地接过那叠签名板。从第一枚的欧尔麦特起,接着是班主任相泽消太的,之后是各科目的教师,甚至连校长、校医的都有。每块板上都写有给出久的生日快乐语句,一些教师甚至会在上面留下自己对出久的印象。


“这、这个……对我来说也……”


“小久别哭啊!要是弄湿了签名板该怎么办!”


“呜哇!纸巾!谁快拿些纸巾过来!!”


“绿谷君,最后还有一块签名板哦。”


和兴奋得手忙脚乱的众人比起来,唯独饭田静静地催促着出久。连忙把眼泪擦干净的出久,看向了最后一块签名板。


“!!”


那是一枚只有一个名字,以及一句“谢谢”的签名板。上面署下的英雄名让出久倒吸了一口气。


“安德瓦……”


和这个名字联系起来那个人,顿时在出久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这块是轰君准备的。”


“但这并不是轰君要送给小久的礼物。”


对出久而言,这枚签名板已经让他觉得很足够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上面的“谢谢”。


“轰、君……”


这一晚,还有一个人尚未到出久的跟前来过。出久并非忽略了对方,而那个人自始至终投过来的目光他也感受得到。


“轰,轮到你啦!”


“轰君,绿谷君叫你了哦!”


“帅哥压轴登场!!!”


“不枉我们花了那么多功夫帮轰君打扮,绿谷快看!”


在出久无法理解的众人的欢声中,一直站在离出久最远的地方的轰焦冻,终于向这边走过来。


今晚的轰和什么时候的他都很不一样。在所有人当中,只有他穿着一套笔挺的深色西装,打着一条绿色的领带;红色那边的头发也整齐地梳到了一边,左半边脸毫无保留地暴露在空气中。


出久头一次见轰如此认真地打扮起来的样子。本来就抢眼的外貌如今更让人无法移开双眼;即便是左眼周围的一圈伤疤,也给本人增添了神秘的美感。此时的轰怎么看都比出久更像是今天的主角。


“绿谷,祝你生日快乐。”


“啊、嗯……谢谢你,轰君……”


被这样的轰所注视着,出久直觉得难为情。不知道是不是被全班人盯着看的缘故,出久前所未有的紧张。


“绿谷,你能收下我送的生日礼物吗?”


看来,轰也有给出久准备了礼物。


“嗯、当然……谢谢轰君?”


被轰的疑问语气感染了一样,出久回答时语尾的音调也有些上扬。周围好些人因他这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而偷笑出来。


“轰,再走近一点。”


有的人推了轰一把。


“干脆直接坐到绿谷旁边不就好了。”


有的人提出了建议。


轰逡巡了几秒,最终选择跪在了出久的面前,然后握住了那只满是伤痕的、扭曲的右手。


“绿谷,你能收下我吗?”


那一瞬间,出久忘记了该怎么呼吸。


 


 


 


我是你的生日礼物


 


 


 


回想起那发生在约莫半个小时前的事,出久脸上的温度又再一次往上攀升。而致使他产生异常的人却像什么事都没有般站在身旁。


“绿谷,怎么还不开门?”


“啊、嗯……”


被帮忙搬运礼物,本身也是生日礼物(自称)之一的轰催促到,出久把无法说出口的烦恼吞回到肚子里,接着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接受了大家好意的出久在生日晚会结束后,就带着大量的生日礼物先行离开了休息室。本来计划着在睡前大致整理一下礼物的他,因为最后那份炸弹级别的“生日礼物”而不得不打消了念头。


“绿谷,我该摆哪里?”


“轰君和平常一样随意坐就好了!!”


看着出久把纸箱放在置物架旁,把欧尔麦特玩偶放在床上,轰似乎也想为身为生日礼物的自己找一个位置。


“和平常一样……”


嘟哝着这句话的轰便打算直接坐到地板上。


“哇!对不起!!我都忘了轰君你现在穿着西装呢!!”


“有什么问题吗?”


“有!!”


出久实在不想被班里的女孩子知道自己竟然让这么帅气的轰直接坐地板了。他连忙跑到轰的身边,把他带到床边坐下来。


坐下来后,两人霎时间变得沉默起来。轰看起来是没有什么话要说,出久则是话多得一下子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良久,还是轰先开了口。


“这样的礼物是给绿谷你添麻烦了吗?”


“怎、怎么会!不如说,这种无价的礼物不应该随便送人啊!轰君你要好好考虑清楚!话说,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把自己送出去的!?”


出久深知轰不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因此,他非常想知道个中到底是有怎样的缘由甚至误会导致轰做出这样的举动。


“就是认真考虑过了,才决定送这个的。”


“认真考虑过了……?”


轰对出久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道出了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想法。


“从一个月前开始,饭田和丽日就去收集给绿谷你的生日礼物了。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着手准备。


每个人送的礼物都很好,也有人跑来问我要不要一起合伙送给你。在听到饭田和丽日的主意时,我也有考虑过和他们一起的。”


“实际上,不是送了安德瓦的签名板吗?我很高兴的说。”


听到“安德瓦”这个名字,轰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回想起轰的家庭情况,出久连忙补了一句“对不起”。


“没什么需要绿谷你道歉的。只是突然想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拜托那个人……”


轰的视线落在那个放有签名板的纸箱上。出久在他的眼里没有找到过去那种阴霾。


“那个人竟然记得绿谷你是谁。”


“真、真的吗!呜哇、竟然被安德瓦记住了!!”


给如此有名的“英雄”留下印象,出久无法不感到兴奋。收回了视线的轰重新看着出久。他再一次握住了出久的右手。


“谢谢……”


说着这句话的轰看起来并非是单纯地重复一次签名板上的句子。被这样的轰握住的手,出久觉得上面的温度变得有点烫。


“我并没有多少送礼物的经验。之前,也是和其他人一起给班里生日的人挑礼物。但是,给绿谷的这一份,我希望由自己去决定。”


轰摩挲着出久的右手,缓缓地接着说下去。


“我有问过大家,生日礼物送什么比较好。有些人说实用的东西、有些人说自己觉得喜欢的东西、有些人说独特的东西……然后,我能联想到的就是、”


“轰君自己?”


“嗯。”


礼物我觉得还是实用的好。轰点头后如此说到。


出久不知道该说这个想法神奇,还是天然,但总觉得很有轰的风格。然而,轰之后的话却远超出出久的想象。


“我想送些对你有用的东西。”


“轰君可不是物品啊!”


“但是,我自己的话,只要绿谷你有需要就一定会过来帮忙。我也会尽自己所能派上用场。”


“谢、谢谢!实际上,现在的我也一直依靠着轰君你的!!”


“然而,就算是这样,在很多事上绿谷你依然会想着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吧,想要像欧尔麦特一样独自给大家撑起一片天吧?”


“……”


被轰戳中内心深处的想法,出久下意识咬紧了牙关。他并没有傲慢到认为光靠自己一个就能拯救所有人,但他仍不断要求自己变得尽可能强大、双手尽可能伸向更多的人。


“我明白‘英雄’很多时候需要展示自己独立打破困境的姿态给所有人,以此为大家带来勇气,因此也无法随时依赖他人的帮助。而我想要帮到这样的你。”


“这和轰君把自己送给我有什么关系吗……”


“嗯。这样的话,绿谷你就不用有太多心理负担,能够直接向我求助了。”


“咦、”


“因为我是你的生日礼物,是只属于你的礼物。生日礼物是让你高兴、是被你需要的东西,我是这样听来的。你随时都可以到我这里来,我也会随时到你的身边去。”


就为了能够帮上出久,轰不惜把自己送出来。面对如此真挚的礼物,出久不可思议地没有觉得沉重,反而高兴得想要哭出来。


“绿谷,怎么又哭了?”


轰伸出手来帮出久擦起了眼泪。他露出淡淡的一抹苦笑,一边擦一边说着“今晚的绿谷一直在哭呢”这种话。


“谢、谢谢你轰君……谢谢……这样的礼物对我来说,太珍贵了……”


“听了我这种想法后,女生们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来劲。然后,说生日礼物需要好好包装一番。于是让我穿上了这身衣服,还帮我梳了头。”


“哈哈哈,我进门时第一眼就看到轰君你了。那时候真的吓了一跳。”


听了轰的话,出久破涕为笑。他抬起头来再次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份只属于自己的“礼物”,鼻子的酸涩怎样也消不掉。


“说实话,一直这样穿着真的很累。领带也很勒脖子。”


“噗!那轰君你还是赶紧松开它吧。生日晚会也过了,我、我也收下这份礼物了,所以没问题了。”


听到出久这句话,轰那双今天越发明亮的异色瞳慢慢地睁大开来。随后,他露出了今晚最为高兴的笑容。


“绿谷,谢谢你收下这份礼物。”


“为什么会是轰君你来向我道谢啊……”


然而,理应觉得不自在的轰没有立马伸手去解开领带。又看了一眼别人送来的生日礼物的他对出久说:


“绿谷,生日礼物的包装是不是由本人拆开比较好?”


“嗯!一般来说都是这样吧。我也觉得拆礼物包装那一刻心情最激动。”


“那就麻烦你了。”


“咦?”


出久一头雾水地看着轰,直到轰把他的手拉到领带上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瞬间,身体的温度沸腾起来。


“绿谷,礼物的包装就麻烦你亲手拆开了。”


 


这一天,出久收到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生日礼物。



评论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