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取一个酷霸拽的名字

秀苍BG

同样是女孩子,盾萝相比其他萝莉而言就显得太硬气了,而且盾萝又是个不太会说话的,导致女孩子们都不太爱和她玩,盾萝想过如果能帮她们的忙说不定就可以融入她们了,于是在女孩子们被恶棍纠缠时她一个盾舞将混混打的满地找牙,心想这样就能被接受了吧。然而事实却和她想的完全相反,女孩子们对她更是敬而远之。

盾萝不坐在石头上看着正在玩耍的秀萝,师傅明明说过江南女孩子是很好相处的,怎的自己就是融入不进去呢?

“给,擦擦”正在盾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盾萝抬头一看也是个穿着粉裳的秀坊弟子,待看清楚之后却发现是个男孩子

“你的手上蹭破皮了,拿着。”男孩子把手帕硬塞到盾萝怀里表情还有些凶凶的“北方来的吧?穿成这样也不嫌热?”说着顺手的扔给盾萝一个小包裹“拿去,师姐们不要的衣裳,给你了。”

等盾萝结结巴巴的道过谢时秀太已经走远了,回家打开包裹一看是一套崭新的衣裳,粉粉的颇有秀坊特色,穿在自己身上却是有些大套了。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今天遇到的秀太,穿在他身上倒是刚合适,摸摸衣服料子也不是很好但是盾萝却觉得很舒服,心里暖暖的,连为什么秀太要突然给她衣服这种事也没有想,合着衣服就睡下了。

第二天盾萝依旧在石头上看女孩子们玩想着怎样才能融入她们,想的正入神的时候旁边坐了个粉粉的人型,是昨天那个秀太“你怎么不穿那个衣服?是觉得不好看吗?”说着有些失落的样子把小包裹藏到身后。“不,好、好看…就是不太习惯…我我……”盾萝比划了半天最后越说越说越小声只得低了头涨红了脸。

“噗,逗你的,喏这个拿去”一个包裹又被秀太塞进怀里“ 你怎么一个人? ”说着又打开油纸递过来一根糖葫芦“来,尝尝,这可是我攒了好久的钱。”

盾萝接过尝了口,恍惚的想起在北方雁门时兄父给自己吃的糖葫芦,“父亲托人将我送过来的,说要打仗了,不太平…”气氛忽的有些沉重,短暂的沉默之后秀太突然把包着糖葫芦的油纸包一股脑塞过来“不吃了,根本和我想的不一样,甜的发腻”说完秀太就跑了,盾萝怎么叫都不回头。

此后盾萝依旧会每天坐石头上,看着秀坊的女孩子们跳舞也会和秀太一起聊聊天什么的,盾萝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某日盾萝终于听了秀太的话穿着秀太送的衣服再次来到他们常来玩的地方等秀太,或许是粉色柔化了盾萝也或许是女孩子们觉得稀奇,今日竟然主动围了过来。

“你怎么不穿平时那套衣服了?”

“原来那套衣服穿着多奇怪啊,再说谁不嫌热啊,你才问的奇怪。”

“就是啊,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北方来的吗?”

“对啊那儿有什么好玩儿的吗?”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盾萝的事,一点也没有原来那种疏离陌生的样子“说起来你平时怎么老和那个没有没有小丁丁的人一起玩儿呢?”

“哎呀你真不害臊”

“可是其他人都那么说…而且秀坊有男孩子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是不是傻?别人说什么你就跟什么?”

“哦……”

盾萝虽然觉得他们这么说秀太不好,但是这又是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第一次这么近的和秀坊女孩子们一起,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盾萝转头习惯性的想去看秀太的位置,秀太坐在石头上冲他笑笑,指指身边的包裹和油纸包后就挥挥手像是要走的样子,盾萝诶了一声想要追过去,却被那几个姑娘拉住袖子脱不开身,算了,等明天的时候给秀太解释吧。

傍晚回家时打开包裹,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包裹里并非只有衣裳,还有一把红伞和一封书信,盾萝打开书信,信里只说了他要去北方杀敌让叫盾萝等他,剩下的却什么都没有交代。盾萝觉得秀太人看起来挺凶的可是却也挺傻的。

……

“诶昨天那个女孩子怎么没有来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我就问问嘛,你不是挺在意她的嘛?”

“谁说我在意的?”

……

……

“今天也没有来呢…她那个衣服真可爱,好想问她在哪儿买的。还有这把伞要我交给那个秀太,知道我们不离开秀坊就拜托我们这种奇怪的事。”

“就你事多,还不是你自己要答应的,还有今天师傅布置的功课你做了吗?”

“……你好烦,为什么要提醒我……”

………

………

………

“你看你看,该不会是那个人吧?这都过多少年了,看他头发白的,诶师姐你理理我啊。”

“你好烦,是的话就把伞和信还给别人去!”

“哦……好吧,嘿,那个白头发的高个子,赶紧来拿你的东西!……喏,拿着,还有封信,是经常和你一起玩儿的那个小姑娘留给你的……诶师姐等等我,别扔下我一个人啊……”

秀太打开书信,信里的东西也不多,内容和当年他留下的那封都差不多,说她要去北方抵御外敌了,如果他先回来了一定要等她,等到把杀千刀的狼牙军赶出境军师顺利回朝后就撑着这把伞在这里接她。

三四月的江南小雨淅淅沥沥的,桃花村后立了座新坟,村民们都不清楚是谁的,也不清楚是谁立的。只知道每年清明时总有一个白发红衣的男子撑着红伞,在路口遥望着北方……

评论

热度(7)